无地农

痛苦开荒种地中

© 无地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仙流】白痴大学纪事5

天气热了起来。

外套在除去早晚的时间里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。路上多了许多白晃晃的胳膊和腿。不过流川还是成天穿着外套,在太阳光细密地撒落时,打一个闷头闷脑的喷嚏。

“呀,又感冒了啊。”距离仙道上次说这句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周。流川不去理会仙道有些戏弄的语气,接过纸巾按住鼻子。

噢,这该死的鼻涕。

流川无力地后仰,莫名的因为一个缠绵的感冒有了一种宿命感。流川同志为了全人类的幸福不幸感染上了感冒,他是全人类的英雄!

不,不,不。不是这样的。只有仙道那种蠢人才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。流川坐正,仙道见他动了,递来一根冰棍:“给。”

流川没多大胃口,接过来默默地抿。

“啊!你感冒吃这个好吗?”仙道突然凑过来问,一双眼睛眼...

【伞修】Come As You Are

【七夕快乐】

和议期在夏天最热的时候,那时候叶修在魏琛家里躲清静。魏琛家的小院儿有一架葡萄,去年两人一起搭了一个架子,今年那葡萄争气,郁郁葱葱爬了满架的叶子,这会儿虽说没葡萄吃,倒是个乘凉的好地方。树下摆了两把藤椅一张折叠桌,桌上放了一篮子洗好的瓜果,两杯淡茶,桌下点着蚊香,卧着一只老狗,十一岁的拉布拉多,除了吃饭全天时间都在休息。魏琛撺掇叶修跟他一起戒烟,想抽烟时倒杯小酒,两人碰一下,各自抿一口搭着毯子一眯就是一个下午。眼睛一闭,就是蝉子主导的交响曲。夜里无聊,桌上摆一个小收音机听摇滚。魏琛最喜欢《come as you are》,嘴里叼着泡过水的烟,手举过头顶摇来晃去,扯着嗓子一起唱——...

【仙流】

十字路口撞了车,车灯坏了,墙皮凹进去一个坑。开车的干瘦男人站在车边挠头,苦着脸打电话。喵喵是要绕着走的,径直去了仙道家里。

仙道宏贴着窗户往外瞧,一手握着电蚊拍,窗户上现了一团白汽。

“宏,你去看看彰起床没有。”仙道妈妈五月喊。她已经做好了早餐,可是还没有一个人来吃。

“啊啊,就去就去。”他还是维持那个姿势不动。十字路口挤了几个人,干瘦的男人双手合十在说什么,很快那群人散了。

“我说你在看什么?快去叫彰起床,他们今天就要去合宿了!”

“啰嗦啊。”老仙道扛着电蚊拍上楼。绫抓着包冲下来,他只好贴在墙上。

“老爸老妈我先走了!”鞋架上的高跟鞋少了一双,门口多了一只口红。喵喵从门洞里钻进来...

【藤三】

心烦时最怕吵闹。三井在楼下转了三圈,狸花猫冲他叫了三回,讨到了他手里的半截香肠。三井蹲下去,摸了摸小狸花,小狸花凑上来将他的手指舔得干干净净。

“我都看你在这儿转了三回了,赶紧走吧,晃得我眼晕。”仙道一手抄起小狸花,翘起腿在长椅上坐下,“再不回去臭小子们要把你家拆了。”

“说得好听,你怎么不去?”三井哧了一声,一屁股贴着仙道坐下,“腿收起来。”

仙道擦了擦猫嘴,指着楼上亮着灯窗户在抖那家,跟着抖出来的音乐动了两下,肩膀往三井身上一撞。小狸花一掌拍过去,仙道手抖,指向楼下那家,正巧那家亮起灯,窗户上显出一个人影,半晌也没动一下。

“藤真还真回来了啊。”仙道凑到三井耳边笑,“走啊,去看看有...

【藤三/仙流】置若罔闻

“I'm breakin' a sweat!

It's all right!

I'm breakin' a sweat!

I said it's all right!

I'm breakin' a sweat!

It's all right!

I'm breakin' a sweat!

Come on baby light my fire!”

敲门声持续了三分钟,楼下胖老太在门口絮絮叨叨念了半小时。藤真跟着节奏趴在地上摇头晃脑,现在没什么事能分去他的注意力。墙上的机械钟时针走向六,离三井回家还有大约两个小时。

“ok,就你了。”藤真吹去手上的灰,盘腿翻开相册。翻开第一页,他不...

【藕饼】糊涂

哪吒生辰宴,陈塘关的人冒着雨也要来祝贺。倒是哪吒本人,还窝在床铺里睡着。

“吒儿,该起了?待会儿你哥哥们到了该笑话你了。”夫人坐在床边,歪着身子搭了半个手掌在哪吒肩上,轻声道,“儿啊,快醒醒,今儿可是你生辰宴呐!我们吒儿已经是个大帅小子了,怎么还赖床?快,快起来,为娘陪你踢毽子……”

这些话,哪吒当然是听不见的,他沉在梦里,或许,他快要死了。

冷。哪吒非常冷。漫天大雪,他几乎看不清前路。雪片混着冰渣裹在风里一刀一刀割在脸上,他的脸上手臂上已经全是血印。血珠儿挂在脸上,冻成冰球。倒也不是那么痛,哪吒一心向前,他已经感觉不到痛了,他的眼睛通红,他记不起,敖丙送他的海螺到底落在了哪里。混天绫在他身前,为他...

藕饼。龙角多可爱啊。

要是赵简真在一天后走了,还挺符合我的预期。元仲辛你活该!气死我了。

看到全职预告片,终于见到我崽了!


小沐橙太可爱了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