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地农

痛苦开荒种地中

© 无地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仙流】总是被遗忘的约会

“小枫,我记得你今天要出去跟小彰玩的吧?”妈妈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放下筷子,望着流川叹气,“你不会又忘了吧。”


流川昏昏欲睡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,他眨了两下眼睛,是觉得脑海里有那么点印象。好像是上周仙道说要跟他一起出去玩的。


“我忘了。”流川放下碗,偏头发了一会儿呆,吃掉碗里最后一口米饭,站了起来。


“你也差不多一点。”老姐从桌边走过,捏了一把流川的脸颊,“仙道那家伙也太可怜了吧。”


流川冷哼一声,心想到底是谁可怜,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总是忘了约会时间。流川再次坐下来,决定再吃一碗饭。


“没有了。”妈妈拍开他的手,催促道,“快点去啦,小彰在等你。”


“不去。”流川说...

【仙流】不会表白的男人(下)

放在几年前流川绝对不会思考这样的问题——为什么自己跟仙道在一起总是那么理所当然?诚然,流川现在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高中生,连续的春秋变换不仅让他的身体发育得更加强壮。某次仙道出差两人约在一起短暂旅行,也是一个飘雪的清晨。流川从好眠中醒来,推开仙道的门。其实他看过无数次仙道穿衣服,但是那次总归有些不同。仙道可能是弄错了毛衣的前后,也可能是觉得只穿一件毛衣有些不适,总之,流川推门进去看见的是仙道正脱衣服的样子。湖蓝色的套头毛衣被他扯下来,放在流川眼里更像是仙道从那件毛衣里掉了出来。

“不睡了?”仙道偏头问他。当时的流川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,他也没有任何反应。在仙道看来这是正常的事情,因为流川十有八...

【仁幻】默

似乎从没有在意过侧门窗户外的景色。从那里望出去是整条的梧桐大道,介于白与黄之间的树叶,至今仍留着最后一点淡青色的痕迹。秋天的日光又似乎总是寡淡的白光,那一路边总是看起有些清冷,实际上每天都有很多人走过。

仁还是那个样子,每天按时上下班。他甚至没能最先发现醉酒的无幻。是玛丽亚打电话来告诉他,说,猫咪先生回来了哦。仁处理完手头的工作,没来得及跟任何人交接,出门便跳上最近一班的车。所以,无幻只是在门外等了几分钟。按照平常的酒量,无幻不该醉酒。可是路过那幢红色屋顶的房子他的脚步就开始虚浮。滑倒在门口完全是意料外的事情,真是不比从前。无幻想要站起来,不过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有些太难了。四面八方的路人朝他跑...

【仙流】不会表白的男人(中)

“你现在还经常打球么?”

“偶尔。”仙道顿了一下,望着流川的背影。觉察到他停下来,流川转身,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。

“不经常打,有时候约不到人,有时候约到人又觉得没趣。”仙道说。

“明天打一场?”流川抱着手臂倚在门边等仙道开门,仙道偏头看他:“你确定?”

“无所谓。”流川耸肩,看起来确实不太在意。

一进屋,迎面吹了一股凉风。流川哆嗦着去关窗户,拉了两次才关上。

“还冷?”仙道递上热水。

“不冷。外面很吵。”

“那你刚才抖什么?”

流川完全不理会这句话,捧着水杯盘腿坐下。仙道找了两个坐垫,回来时流川已经躺在地上,脸贴着温暖的地板。仙道有些无奈地叫他:“虽然地板也不是很脏……”

“我又不介意。”流川翻身仰躺着,偏头看仙...

【仙流】不会表白的男人(上)

前几天下过一次雪。雪片从昏沉的云雾里下落,飘飘扬扬持续了一整个下午。旅店里适时放起音乐,提前感受起圣诞气氛。

仙道踩着拖鞋倚在长廊,昨天老板跟他说了什么事来着,他有些记不清了。只记得那人端着水煮鹅蛋,塞了两枚在仙道手里。明明连他脸上的寡淡表情都还有印象,鹅蛋的重量也似乎还能估量出来,可就是记不起老板说了什么。不过他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,干薄的嘴唇在不断地相碰。算了,不去想。这些事情想多了也伤脑筋,反正今天就要走了。

午饭本来是要在这里吃,不过越野那个家伙一早打电话来,一定要仙道去他家吃炖豆腐。

“那绝对是世界第一的炖豆腐!”越野当时是这样喊出来的,如果是其他人接这个电话就好了,说不定会给出一点激动的反...

【韩叶】猫变1-2

(10.02)1、“秋天嘛,不生个病什么的,都说不过去,是不是?只不过我这技术含量还高点。”

这是魏琛第五次向来看他的人解释自己为什么崴脚。

“我本来吧是想……后来吧,突然想起一事儿,可能有点儿激动,这不是没看清楚,一脚给踏空了嘛,然后——”

“别,可以了,够了。”叶修靠着窗户打了一个呵欠,顺手摸向衣兜。

魏琛歪向叶修,搓动拇指和食指,压低声音声道:“这是病房。”

“啧,你这都躺着了,还惦记这口呢。”叶修收回手,重重揉了两把脸,他困倦地看了一眼魏琛,眼睛有些发红。

魏琛见叶修没有给自己烟的意思,心里没着没落的,也只能嘴里嘀咕两声。

“行了,看你也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。”叶修起身,理顺了衣服,接了杯热水放在床头...

【Tei灿】猫咪说的

“妈妈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您明早能不能来我家里一下……”

Tei妈妈眯起眼睛,反复看了几次这条消息,完全搞不懂Tei在干什么。

“所以说,你到底在说什么?灿衡又想吃辣白菜了吗?”妈妈打电话过去问,完全没注意到那是凌晨三点。

“妈妈……总之情况有些复杂,您有空的话最好来一趟,当然有辣白菜的话也更好。”Tei的声音有些消沉,妈妈关掉电视剧,打算去问问弟弟,Tei接着说,“一个人来就好,不用告诉弟弟。”

“啊,这样。需要我现在过来?”

“啊……不用,总之明天再说吧,妈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?”

“管好你自己就好。”妈妈继续看起电视剧,感叹木村桑还是那么帅。

“妈妈明天过来?”一个声音从枕...

Ein Leto,Bexan Minsuk。


久违的——!

【仙流】白痴大学纪事6

诸星那个蠢人一早拉着流川去他们的社团活动,说是最近话剧社的人被隔壁什么劳什子社团抢了不少人走,现在勉强拉流川去凑个数。

“小枫啊,你要知道咱话剧社可是酱铺第一社团,就咱之前的社长,藤真健司,这人你熟吧,我跟你说啊,就这藤真前辈当年扮的那个奥菲莉亚啊,那可是迷倒了……”

“闭嘴!”流川冷冷地打断他。

“哎,好嘞。”诸星揽住流川的肩膀,推着人往排练室走。说是排练室,其实是一间搁置不用的画室,里面塞满了画架和桌椅板凳,这会儿一群人正闷头搬东西。

流川一眼扫过去,看见至少有十个人,他瞪了一眼诸星,转身就走。

“小枫诶!哥哥错了!”诸星往地上一坐,拽着流川的手不放,眼看着泪花都出来了。神抱着一个大纸箱子过来,一脚...

【中秋快乐】

靠近陵南,雨渐渐大起来。狭窄的小路,由着车灯照亮小小一块。风夹在雨里,吹起河面的水雾,稀稀拉拉浮在路面,灯光一照,总觉得那冷清的水雾里,有谁在浅浅地呼吸。


呼——吸——


极其缓慢地,托起薄薄的水雾,又在水雾里,深深地投来一瞥。


“嘭——”


前面挂满彩灯的大车缓缓停下来,有人套上雨衣走了出去。红色雨水从车轮下流过,变成又细又浅的粉色,流到仙道脚下。


“是一头鹿啊。”前面那辆车的司机摇着头走回来,他举起手电在雨雾里挥了两下,后面的车辆重新开始发动。仙道重新钻进车里,平缓地滑过刚刚出事的弯道。路面上,血色已经很淡了,一只乌鸦盘旋在车头,叫嚣了两声,冲进雨里。


“这...

1 / 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