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地农

痛苦开荒种地中

© 无地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Tei灿】猫咪说的

“妈妈……如果可以的话,您明早能不能来我家里一下……”

Tei妈妈眯起眼睛,反复看了几次这条消息,完全搞不懂Tei在干什么。

“所以说,你到底在说什么?灿衡又想吃辣白菜了吗?”妈妈打电话过去问,完全没注意到那是凌晨三点。

“妈妈……总之情况有些复杂,您有空的话最好来一趟,当然有辣白菜的话也更好。”Tei的声音有些消沉,妈妈关掉电视剧,打算去问问弟弟,Tei接着说,“一个人来就好,不用告诉弟弟。”

“啊,这样。需要我现在过来?”

“啊……不用,总之明天再说吧,妈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?”

“管好你自己就好。”妈妈继续看起电视剧,感叹木村桑还是那么帅。

“妈妈明天过来?”一个声音从枕头下面传出来,不过那床上并没有人。Tei坐过去,枕头翘起一角露出一条雪白的小尾巴。尾巴尖动了两下,戳了戳Tei的腰。Tei弹起来惊叫道:“哎,我真的是……我坐到你身上怎么办?”他无奈地在床前走了两步,蹲下去掀开枕头,枕头下有一只巴掌大的小白猫。小白猫舔了舔前爪,歪头问:“所以妈妈明天要来吗?”

“不知道,大概。”Tei瘪嘴看着这只毛发过于旺盛的猫咪,不禁思考道,难道长发男人变成猫之后,猫也是长发吗?他伸出手探过去,快碰到猫咪时换成食指,轻轻拨开猫咪的头发?

“无论怎么看也太奇怪了。”Tei搓了搓不知道该说是毛还是头发的东西,捧起猫咪。一人一猫对视了一分钟,Tei嘴角不自觉地动了动,斟酌道,“我们把头发剪剪吧,灿衡。”

“很奇怪吗?”赵灿衡顺着Tei的手臂往上爬,Tei收拢手臂,他正好窝在怀里伸了个懒腰,“我觉得很好,白色就很好,总觉得比黑色好。”

“你不要给我适应得这么快啊!”Tei颇为无语。所以同居人到底怎么就突然变了猫?

“嗯——”赵灿衡满意地眯起眼睛,“你怀里好暖,我先睡会儿。”

“我真是……”

距离四点还有一刻钟,猫咪灿已经睡了一觉醒来。门铃适时地响起。

“有客人。”Tei在屋里含糊地说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赵灿衡在门前转了两圈,看准门口的柜子奋力一跃,完美开门。

“诶?”外卖员看着猫咪。

“喵嗷。”赵灿衡试图看清外卖员,他就仰着脖子,仰着仰着倒在地上。

“谢谢你。”Tei快步赶过来,门缝里好奇的外卖员慢慢看不见了。

“抱歉,我忘了你现在只是只小猫咪。”Tei蹲下来戳了戳猫咪灿的肚皮,灿衡翻过身在他手里蹭了蹭,叫了一声:“喵嗷?”Tei闭了一下眼睛,没忍住笑出来:“够了,说人话。”

“喵嗷。”喵灿衡迈着步子走在前面,轻轻一跃跳上桌子。他试图用爪子给自己腾在一小块地盘,可惜桌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。他蹲在桌上还没有Tei的杯子高。喵灿衡轻轻撞了一下那个巨杯,Tei远远地喊了一声:“那个不行。”喵灿衡扭过头,眼睛眨了一下,在Tei靠近前跳进那个杯子。有点挤,不过也还行。

“这个不行。”Tei放下外卖盒,敲了敲杯沿,“喵灿衡,你先出来一下。”

“切……”喵灿衡脑袋挂在杯沿,慢吞吞地往外爬,Tei看他爬了两分钟,终于忍不住把他提了出来。

“如果杯子里有水你就完了。”

“所以你现在饿了?”喵灿衡蹲在食盒边,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。Tei颇为恼火地叹了口气,抓起杯子倒扣在桌上,“给。”

“嗯?”喵灿衡眨眨眼,跳上杯底蹲好。他满意地舔了一下前爪,道:“我就说你的杯子实在是太大了。”

“你话好多,喵灿衡。”

“一般吧。”

“我果然还是觉得违和……”Tei从包里摸出一根皮筋,扎起了喵灿衡过于长的头……毛……算了管他是什么。喵灿亨拨了一下头上的毛球,疑惑道:“你确定这样好看?”

“勉强也算个丸子头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小揪揪。”

“行吧。”喵灿衡暂时接受这个造型,“好了,你可以吃饭了。”

“老实说我也给你买了。”Tei眼里闪过一丝诡异的笑,他从身后端出一个印有猫爪的小白碗,挑起眉毛,“现在能试试真正的猫食了。”

喵灿衡叹了口气,扭头不忍继续看着Tei。

“你这样真的很像一个变态。”

“有吗?”

“有。”

“好吧。”Tei放下碗,取了一块炸鸡放进去,“要吃吗?”

“看起来干巴巴的。”喵灿衡动了动胡子,径直跳进摊开的餐盒。

“啊你真的是!”

“其实我只是想离得你近一点。”喵灿衡在泡泡抹了自己满身时说。

Tei完全不相信他。

“真的。”喵灿衡抓了一下Tei的手背,轻轻把下巴也放上去,他似乎发现了在水里游来游去地乐趣,便在浴缸里游了两圈。

“猫咪应该怕水吧。”

“可能因为我是小鸟猫吧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什么啊。”Tei笑着捞他起来,选了赵灿衡最喜欢的那块毛巾给他擦干水。“这样的话,看起来毛茸茸的也很可爱啊。”他自言自语道。

“不是你让我留长头发吗?胡子也是。”喵灿衡懒懒地露出肚皮,任Tei给自己吹毛。

“我只是单纯地比较一下。可能是猫咪的毛比较软的缘故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喵灿衡伸爪子靠在Tei肚皮上,掀开衣摆凑上去蹭了蹭,“啊,我一直想这样试一试。”

Tei隔着衣服揉他的脑袋,无奈道:“难道平常我会拒绝你?”

“啊,不是。总会觉得不好意思。”喵灿衡利索地钻进衣服,爬了许久从Tei的领口探出头来,耳朵一抖,“走吧,继续吃饭,你肚子叫的差点吓到我。”

“有那么夸张?”Tei忍着痒意,收起毛巾。

“对小鸟猫来说是有一点吧。”

小鸟猫这个称呼实在是太好笑了,Tei笑了一路,一手兜着喵灿衡去餐桌边走了一圈:“算了,没胃口,赶在天亮前先睡会儿。”

“可是我想先吃一点酸奶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喵灿衡对着小碗里的酸奶犯愁。

“你不是要吃?”

“可是会弄脏胡子。”

“哎,你真是……”

“我不想再被你按着洗一次澡。”

“你刚刚明明都舒服得呼噜噜了!”

“大概是错觉吧。”喵灿衡摇头说。

“好吧。用吸管可以吧?”

“对猫咪来说有些困难吧。”喵灿衡沉声道。

“啊你真的是……”

“不过也许奶嘴可以?”喵灿衡脑袋一歪,直勾勾地盯着Tei的胸口。

“绝对不行!”

“哎……那算了吧。”喵灿衡垂下脑袋,软绵绵地在食盒间走过,他小小的身影在袋子中间,看起来实在可怜。

“够了……你回来。”Tei洗净手坐过来,用食指沾了一点酸奶送过去,“这么一点应该可以吧。”

“嗯?”喵灿衡凑过来像一只真正的小猫一样,他嗅了一会儿,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感叹道,“可是为什么看起来更奇怪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不过甜甜的酸奶真好吃啊。”喵灿衡在桌上打滚,Tei赶在他的尾巴沾上辣酱前一把把他捞了起来,“玩儿够了吧,该休息了。”

“原来猫咪的生活这样好啊。”喵灿衡在自己的被子上打滚,Tei换过衣服过来捉他,“睡这儿。”他强行让喵灿衡睡在自己耳边。

“这样你一转头不就把我压死了吗?”

“喵灿衡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你先闭一下嘴。”

“喵?”

Tei不禁叹道:“可能你真的是猫吧,这么快适应。”

“可能吧。”

Tei感觉到下巴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一下,迷糊中想起喵灿衡,他一下子惊醒过来。

“醒了?”

“你变回来了?”Tei看着坐在床上的赵灿衡,差点振臂高呼,“太好了。”

“我的牛奶!”赵灿衡赶紧放好杯子,顺势倒在Tei怀里哈哈笑,“你刚才的表情好好笑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Tei把他搂进怀里,晃了两下:“啊,还好变回来了。”

赵灿衡眼睛一弯,感叹道:“不变回来也很好啊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Tei凑上去吻了一下赵灿衡的嘴唇,捏着他的脸颊压低声音:“小鸟猫,吃过猫食了?”

“一点点。”赵灿衡按住他的手指,开心道,“对你来说是一点点。”

“嗯,毕竟是小鸟猫嘛,不是吃鸟食就是猫食。”

“是你吃太多啦。”

Tei柔声道:“是你吃太少。”说着低头去吻他。赵灿衡抓了抓Tei的衣领,手心贴着他的脖子,感受源源不断的温暖传来,他满意地闭上眼睛。

“灿衡啊,在里面?Tei,在吗?”

“我似乎听到妈妈的声音。”Tei松开赵灿衡。赵灿衡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,眼角挤出一点眼泪来,Tei抬手替他擦掉,喃喃道:“难道是我听错了。”

“没有。”赵灿衡拍了一下Tei的脸,慢吞吞地说,“我忘了说妈妈一个小时前就来了,她让我问你大半夜找她干嘛。”

“你怎么说的。”Tei拉着赵灿衡坐起来,把他圈在怀里。

“我说,妈妈,Tei昨晚哭着说想吃辣白菜。”

“嗯?”

赵灿衡跳下床伸了一个懒腰,回头说:“好吧,其实是猫咪说的。”

评论 ( 9 )
热度 ( 9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