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地农

痛苦开荒种地中

© 无地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韩叶】猫变1-2

(10.02)1、“秋天嘛,不生个病什么的,都说不过去,是不是?只不过我这技术含量还高点。”

这是魏琛第五次向来看他的人解释自己为什么崴脚。

“我本来吧是想……后来吧,突然想起一事儿,可能有点儿激动,这不是没看清楚,一脚给踏空了嘛,然后——”

“别,可以了,够了。”叶修靠着窗户打了一个呵欠,顺手摸向衣兜。

魏琛歪向叶修,搓动拇指和食指,压低声音声道:“这是病房。”

“啧,你这都躺着了,还惦记这口呢。”叶修收回手,重重揉了两把脸,他困倦地看了一眼魏琛,眼睛有些发红。

魏琛见叶修没有给自己烟的意思,心里没着没落的,也只能嘴里嘀咕两声。

“行了,看你也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。”叶修起身,理顺了衣服,接了杯热水放在床头,“好好养着吧,中午乐乐给你送饭。”

“您这来一趟就陪我聊了几毛钱的天儿啊。”

“不然呢?”叶修笑,“我还要在你那石膏上写个加油么。”

魏琛也笑,他扶着腿,一面道:“我说你这人!”

“别我这人了,走了。”叶修一摆手,三两步跨了出去。

“诶,那韩文清——”

叶修倒回来探了个脑袋,颇有些无奈地瘪嘴:“管好你自己吧。”走出病房,叶修拐进抽烟的角落,不知是谁在窗台上放了一个空奶粉罐,里面塞满了烟头。这本是一条通向隔壁楼的过道,这会儿已经成了烟民的逃难地,聚了不少人,沉默地吞云吐雾。叶修推开窗户,摸出一支烟点上,深深吸了一口,吐出一个烟圈。凉风吹来,那烟圈正好拍在他脸上。叶修抹了抹脸,咂摸了一下嘴里干瘪的味道,顿时觉得没了趣味,按掉烟头顺着路往外走了。

这时节正是流感高发的时候,院儿里来来去去都是戴口罩的人。叶修在咳嗽声艰难中穿行,终于走到门外,深吸了一口清晨凉薄的空气。这会儿太阳正温和,那点薄光落下来,衬得梧桐叶越发苍白,连着落在地上的影子也有点清冷的味道。叶修拢了拢衣领,打算先去一趟超市买点猫粮回来。至于为什么买猫粮,这话说来就长了。

一年前,陈果招了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孩儿回来。那小孩儿姓韩,名文清,长得人高马大又俊郎不说,工作能力是相当强。这小孩儿呢自己没个住处,一开始住酒店,还在公司的休息室待了两天,本来陈果已经准备拿套小公寓出来给他住,顺便体恤一下小员工,张佳乐一个电话打来,说那韩文清是他弟弟。隔天他就拎着韩文清一起出现在叶修家门口:“老叶,先帮我收留两天。”那段儿张佳乐忙着和孙哲平进行一年几度的“辩论”大赛,实在是没空照应自己这个弟弟,只好先来找叶修救急。

叶修现在住的房子也是陈果老板发慈悲借他的三居室,想着那么可心一个小孩儿借住也就借住吧。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一年。其实张佳乐老早就来接韩文清,说自家隔壁的房子空了让他搬过去,韩文清梗着脖子拒绝,还出人意料死皮赖脸地继续留在叶修家。谁没事想跟着自家老哥住一起,更不用说那家里还不止他一人。

韩文清就这样在叶修家住了下来。小孩儿爱干净,还会做饭。叶修加班回去,屋里亮着暖灯,进门没一会儿韩文清就踩着拖鞋出来给他热好饭菜,话不多说,放好就走。

这种和平的日子一直持续今年叶修生日那段时间。陈果老早订了饭店给叶修过生日,结果叶修出差回来堵在路上,等他到的时候,零点都过了。一群人各玩儿各的,根本没人搭理他。

“不是,说好的生日会呢?”叶修站在门口问。

“你就等明年吧!”一群人哄笑。叶修也笑,笑着笑着灯突然一灭,陈果推着蛋糕出来。

“诶,谁关的灯?意思意思行了,寿星公快吹个蜡烛。”陈果笑道。

“行吧。”叶修凑过去吹了蜡烛,甜蜜的味道让气氛再次热烈起来,叶修捧了杯热茶在沙发上找到张佳乐,两人挤一块儿去了。

“发什么丧呢?”叶修捏了一把张佳乐的脸,就着他的手吃了薯片,又问,“谁啊,惹我们乐乐不高兴了?”

“哎,你烦不烦。”张佳乐瞪了叶修一眼,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过去,“给。”

“这什么?”叶修打开一看,是把车钥匙,“车钥匙?”

“我假请下来了。”张佳乐道,“不是要出去玩儿吗?我这是送了你一全职司机。”

“乐乐。”叶修一时有些语塞。张佳乐把他往开一推:“得了,把感动留在心里,你还有一晚上时间收拾一下包裹,这接下来的日子就让哥哥带你飞。”

“占便宜占上瘾了还。”

韩文清没赶上当晚的聚会,他回来已经是叶修出去休息的第二天,等他再看到叶修已经是十天后的夜里。

初夏的夜还有些凉意,叶修在楼下碰上韩文清。他先是听见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,一回头韩文清提着啤酒站在两米之外,他手上的啤酒还在晃,嘴里已经囫囵地冒了一句滚烫的话来:“叶修!你回来了?”

“啊,回来了。”叶修等他走上来,韩文清又恢复了他平日里的严肃样子,越发沉默了。

“哎,刚是你叫的我?”叶修笑着逗他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应道。

“哈哈,挺好,我以为你一直很老沉呢,乐乐说你小时候也挺皮?”

“忘了。”韩文清有些冷酷地说。叶修跟在他后面笑,一路笑回家。

“饿吗?”韩文清在他冲澡前问了一句。

“还行吧,不饿,你还没吃?”

“没。”

“那行吧,你随便弄点儿吃的我对付两口。”

“好。”

旅途累人,果然不是假话。叶修泡澡直接泡睡着了,韩文清在外面敲了好一阵他才转醒。

“诶,别敲了,听见了。”他慢吞吞地起身穿衣服,走到饭桌前已经打了一连串的呵欠。韩文清正低头舀一勺白粥,等他走近才抬头快速地看了一眼。叶修左手腕上多了根串着红绳的石头。

“这几天忙么?”

“还好。”韩文清淡淡地说。

“今天我看小唐、老林他们出去玩儿在群里叫你呢,你怎么没去?”

“不想去。”韩文清吃完最后一口粥,起身去厨房放碗,“吃完了放着我来洗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脚步声消失在拐角,叶修放下筷子叹了口气。一周前韩文清给他打过一次电话,那时候他跟张佳乐正在戈壁滩找绿洲。韩文清打来电话,先是极为克制地叫了他的名字,接下来的一分钟两人落入诡异的沉默,叶修只听到那边的风声,他眼前似乎出现了握着手机的韩文清沉默地低着头。

“信号不好么?”叶修打趣道。

“嗯,回来再说。”韩文清挂了电话,陈果的电话打进来,她十分激动,说韩文清出去参赛得了大奖。叶修心里莫名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,陈果接着说韩文清没有招错,一开始听他说叶修是他的偶像她还不信云云。

连着往日的种种,叶修迟钝地反应过来,小孩儿或许对他是有某种复杂感情在的。想到这里,叶修有一点烦躁,他这次出门也跟张佳乐提了一次,要他叫韩文清回去住。

韩文清端着水杯过来,见叶修不动筷子,问:“不合胃口?”

“啊……”叶修随口一答,“我发呆呢。”

韩文清捧着水杯在对面坐下来。

“怎么?”

“你不想我继续在这儿住?”他平静地问,叶修看着他年轻的脸,莫名地卡壳,只好含混道:“我这不是怕你无聊么。”

“我不无聊。”韩文清望着叶修的眼睛,继续道,“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去找房子。”

“哎,我也不是这意思。”

“粥凉了,我再热一下。”韩文清不等他回话,端碗进了厨房。叶修久违地感到一种不自在,甚至呼吸都不畅起来。他起身接了杯水,倚在门边叹道:“小韩啊,我这个人呢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韩文清径直从他身边走过,放下碗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
“小韩,我跟你说话呢。”

“对不起,明天吧。”韩文清回头端上水杯,沉声道,“我有点困了。”叶修看着他一时无法开口。韩文清看起来有些消沉,他极力克制住自己想喘息的冲动,迅速转身走了。叶修自嘲地笑了一下,心说自己就这么招小孩儿么。

整个六月到七月中旬韩文清时常出差,两人都默契地不提搬家那件事情。只是偶尔遇见,韩文清总是说声赶时间就逃走了。

叶修只能望着他的背影叹气,甚至有种自己要吃人的错觉。和韩文清的合住生活就这样奇怪地维持下去。交流越发变少,叶修觉得这种生活实在是苦闷难熬,不如一刀两断痛快。他选定的日子那天不巧是夏日最为闷热的一天,他无时无刻不在流汗,终于在见到韩文清的同时,眼前发黑晕了过去。那几天为了赶工作,他连着熬了两个夜。

叶修醒过来时躺在沙发里,头上贴着退热贴,韩文清正用热毛巾给他擦手心。

“还晕不晕?”韩文清见他睁眼,问道。

叶修摇头,指了一下水杯。韩文清扶他起来起身喝了两口温水,叶修摆摆手:“这什么水?”

“糖盐水,”韩文清看着他又喝了几口才作罢。屋里的窗户都开着,穿堂风吹在身上很凉快。叶修撑起来往外看了一眼,问:“在下雨?”

“嗯,有一会儿了。”韩文清取了浴巾把叶修包起来,又取了体温计贴在叶修额头,指示灯跳了一下,显示37.5摄氏度。

“再喝点热水。”韩文清说着关小了窗户。叶修嘴里应着捧着杯子又喝了两口,他感觉到身上在冒汗,有一种舒心的痒和疲乏感。

“过来坐。”叶修蜷起腿空出半个沙发,韩文清走过来并不坐下,只是望着他。

“哎,我说你坐啊,我这发着烧呢,还得抬头跟你说话,累死了。”

韩文清闻言坐在叶修身边,他也不说话,坐了一会儿换了热水绞了毛巾递过去给叶修擦汗。

“行了,你也歇会儿。”叶修揭了退烧贴,拿毛巾擦了擦脸。他这会儿确实有些累,开口说话声音也是恹恹的。

“手给我。”叶修说。

韩文清有些意外,他不清楚叶修在搞什么。

“手给我。”叶修拽过韩文清的手按在自己胸口,道,“感觉到没?这儿啊,已经很难有心动的感觉了。”

韩文清涨红了脸,他胸口快速地起伏,就在他想要开口的瞬间,叶修继续道:“不过你既然有意,我们试一试也挺好。再说我又不是什么大善人,让一个大活人跟我一块儿待这么久……”

叶修笑着弹了一下韩文清的额头,韩文清许久没有说话,他的脸慢慢涨红了,嘴皮紧紧抿在一起。他不懂叶修为何会这样,一时间莫名的挫败感涌上心头,叶修依旧窝在沙发里,脸上挂着浅淡的笑容,似乎对所有的事情都无所谓。韩文清咬紧牙,过了许久才重重地应了一声,回了房间。

“哎,年轻人的自尊心啊。”叶修叹道。

隔天叶修就像换了一个人,他迅速进入“男友”这个角色,就好像他们从来都是如此。


(10.03)2、韩文清终于在后半夜囫囵睡去,梦里叶修和他牵着手走在一起,叶修稍稍走在前面一点,他们似乎很亲密。只是韩文清搞不清楚为何自己会那样不安。

早晨醒来身上还有一层薄汗,他在床上坐了许久,沉默着去了浴室。

叶修打着呵欠抓着肚子开门进来时两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,于是他们在水声中对望了几秒,叶修笑出声,说着对不起退出去关上门。隔着门韩文清还听见他的笑声,不过一分钟,叶修又进来了,脸上的笑敛去了大半,他倚在门边细细看了韩文清许久,啧了一声,慢悠悠道:“身材真好。”

韩文清有些无奈,他闭上眼睛几乎是恳求道:“请你……先出去一下。”

叶修笑着出去。韩文清关了水,耳朵里还是他克制的笑声,如同一连串细碎的水泡轻轻裂开,声音极轻。吃早餐时韩文清刻意不抬头看他,倒是叶修调笑的兴致实在是高,逗了韩文清几句见他不搭话,就直接起身坐到韩文清边上,一手搭上他的肩膀,说:“哎,我发现你这人脸皮有点薄啊。”说着就捏了捏韩文清的面皮,他五个指头一起上阵,滑到最后值留了指腹间的一点点皮肉,叶修又拿拇指食指捏了一阵,感叹道:“还挺软。”韩文清等他玩儿够了,一把把他的手拨开压在桌上,道:“好好吃饭。”“好嘞——”叶修抽回手,终于开始吃早餐。韩文清心里悄悄松了口气。

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变得很近。空闲时候韩文清窝在沙发里玩,叶修得空时就会过来,他十分自然地歪在韩文清身边,有时候脑袋直接靠在韩文清怀里。只隔了一层衣服就能感觉到的体温给了韩文清莫大的慰藉。虽说一开始他很不习惯,叶修靠过来他整个人就僵硬起来,现在慢慢习惯这种感觉。

“小韩,给我挠挠背。”叶修在某个假日的午后提出这样一个要求。韩文清先是隔着衣服给他抓了两下,叶修颇为嫌弃地拉着他的手从衣摆伸进去,说:“这样不是省事多了。”


评论
热度 ( 1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