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地农

痛苦开荒种地中

© 无地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仙流】不会表白的男人(上)

前几天下过一次雪。雪片从昏沉的云雾里下落,飘飘扬扬持续了一整个下午。旅店里适时放起音乐,提前感受起圣诞气氛。

仙道踩着拖鞋倚在长廊,昨天老板跟他说了什么事来着,他有些记不清了。只记得那人端着水煮鹅蛋,塞了两枚在仙道手里。明明连他脸上的寡淡表情都还有印象,鹅蛋的重量也似乎还能估量出来,可就是记不起老板说了什么。不过他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,干薄的嘴唇在不断地相碰。算了,不去想。这些事情想多了也伤脑筋,反正今天就要走了。

午饭本来是要在这里吃,不过越野那个家伙一早打电话来,一定要仙道去他家吃炖豆腐。

“那绝对是世界第一的炖豆腐!”越野当时是这样喊出来的,如果是其他人接这个电话就好了,说不定会给出一点激动的反应,可是接电话的是仙道。他只是平淡地应声,连自己也觉得语气太过于冷淡。仙道呵出一口白汽,晃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,提腿回了房间。

电脑上还挂着关于流川的网站。仙道接了杯水取了电脑放在窗台上。感受到窗外稍亮的光源,屏幕适时地亮了一点。流川就那样出现在屏幕上。那是一张他在海边的照片。他是在跑步时突然被叫住拍了这张照片,不知为何仙道就很笃定。大概是因为他看起来有些茫然,但是又准确地看见了镜头。所以到底是怎么拍到的,仙道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反应过来为自己的这种想法笑了半分钟。真是有够无聊,为什么突然考虑起这些事情。

他摸着键盘,准备点掉这个网页。整个页面突然变成红色的背景,仙道看了一圈四周,确定除自己之外没有别人能去动这个界面。

“你好,我是流川枫。”接着,就是这样一句。这是流川的声音?仙道曲起腿伏身凑下去,在右下角找出一个三角按钮,点了下去。

“你好,我是流川枫。”仙道听了三次,还是觉得流川的声音跟以前没什么变化。

“流川……”仙道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,总算想起来昨天老板说了什么。

“明天流川要到这边来!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他!”仙道望向墙上的海报,后知后觉这老板是流川的球迷。流川啊。想起他,仙道的心情有了一点放松。如果藤真在的话,他大概会说这就是单细胞生物的强大感染力。仙道笑着摇头,合上了电脑。

远处的山只留一个模糊的山尖,大片的云雾正缓缓移过去。浓重的绿色快要看不见了,整个天空都是银白的颜色。又要下雪了,仙道想,其实能有积雪也不错。不过现在这个时间能有积雪基本是不可能的。雪花慢悠悠地旋转下落,地面很快就湿了一片。

“供暖坏了,如果冷的话,楼下我生了炭火。”老板过来敲门,留下一句就去了隔壁房间。敲门的声音渐渐远了,仙道取了外套围巾,直接去越野家。

越野戴了顶红色毛线帽子,看见仙道后他就从台阶上跑下来,一路拽着仙道往上:“你快点,沙雅已经到了好久了。”听到这个名字,仙道先是笑了一声,接着就停下步子:“沙雅可不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“嗬!你想得美!”越野跳下一级台阶,推着仙道往上走。上面种了枫树,越往上树冠整个露出来。红紫色的枫叶,红色有些过于耀眼了。仙道在树下站了一会儿,直到沙雅也出来叫他。

“仙道!”沙雅扒着门框喊,“哇,好冷,你快进来!”

“好。”

屋里围了一群人正在打扑克。仙道进去都是象征性地挥了挥手。越野也挤了进去,揪起彦一手上的牌,喊着:“我来了我来了,哇,彦一你着运气也太差了吧。”

“越野前辈……”彦一哭丧着脸退出来。池上笑:“越野你的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吧?”“没事没事,再怎么坏也比不上仙道吧!”植草加了一句,结果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。仙道坐在地上换鞋,一时生出了就不该来的想法。

“这样说不太好吧。”他干巴巴地加了一句,众人一起大笑。沙雅趴在越野背上感叹:“每次看到仙道我都会觉得,天呐,他也太高了吧。”

“有吗?”仙道坐过去,凑过去看了眼池上的牌。

“有啊!”沙雅比划了一下仙道的身高,“简直有那——么高!”

“哈哈。”仙道笑。

“沙雅姐,流川快到了吧。”彦一抱着笔记本凑到沙雅跟前,眼睛瞪得老大。

“又一个流川命。”池上叹气。

“哼哼,那是我家流川宝贝魅力大!”沙雅在越野兜里摸出手机,按了几下放在耳边。仙道不知不觉也跟着彦一一起看过去。

“小枫,到了没?”

“已经到了?好嘞,我来接你。”

仙道突然想起越野说过,沙雅以前跟流川家住得很近。他往门口挪了一点,靠着柜子。沙雅出去了,不过一分钟又跳了进来,兴奋道:“当当当当,看看谁来了?”仙道先是看见一截红围巾垂下来,接着,流川进来了。仙道想他穿得也太厚了吧。似乎是觉察到仙道的想法,流川往这边看了一眼。仙道朝他招手:“嗨。”流川脱下笨重的外套挂起来,一面取着围巾一面喊了一声:“仙道。”那声音隔着围巾,有些闷闷的。仙道拍拍身边的空位,等流川坐下来。

“好了,既然人都到齐了,我们就去做饭咯。”沙雅搂住越野的脖子,拖着他一起去了厨房。牌局空了一个位子出来,池上问:“流川要不要玩一局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流川的声音有些恹恹的,本来打算过来的彦一苦着脸倒回去补了空缺。

“回来打比赛?”植草问。

“没有。沙雅姐结婚。”流川揉着眼睛说。

“这样啊。”池上说。

“没睡好?”仙道递了杯热水过去,流川捧着水杯熏了一下眼睛,喃喃道:“没睡成。”

“走。”仙道起身拉起流川的胳膊,“上去睡会儿,饭才开始做。”

“不想动。”流川耷拉着脑袋,仙道笑着拉他起来:“好了,就这几步路。”

“去睡会儿,要不然待会儿吃沙雅做的东西可能会直接晕过去。”植草说。

“我们沙雅最近已经进步了好不好。”池上笑道。

仙道连拉带拽总算把流川拉了起来,带着人去了二楼的卧室。进了屋流川直接扑上床,仙道听他在嘀咕什么,凑上去听,听他说了两遍——

“骗子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说只有几步路。”

仙道笑:“这不是已经上来了?”他帮着取了被子,流川接过去很快团成一团合上了眼睛。

“睡吧,待会儿我来叫你。”

“仙道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没什么,谢谢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拉上门,仙道在门外站了许久。外面的雪越下越大,说不定真的可以堆起雪来。如果现在再进去的话,流川可能坐在床上看着门口。仙道确实有这样的想法,想要敲门的手停在半空,最终还是转头走了。

真是不合时宜的想法啊。仙道想。

午饭在一点开始上桌,听说流川昨晚没睡,沙雅决定让他继续休息。几个人围了小桌吃饭,对着那一锅漂亮的炖豆腐有些不敢动筷子。

“喂,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,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,我难道会下毒吗?”

“不,我们只是太惊讶了。”池上率先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,“哇,我们沙雅小姐真的会做饭了。”

“不然呢,你们以为我只是会下围棋和长得好看吗?”沙雅抱着手臂说。

“我也太幸福了吧,这可是世界第一的围棋手做的炖豆腐。”彦一眼睛亮起来。

“里面加了什么?咬起来是脆的。”植草说。

“不知道啊,随便放了点腌菜丁,怎么样,很不错吧,这可是我特意找鱼住前辈学的!”

“很不错。”仙道说。越野放下心来,拉着沙雅坐下:“好了好了,仙道都发话了,看来今天果然是大成功。”

“那肯定啊,我都说了,以后这些家事我们是要分担的。偶尔我也会做点围棋之外的事嘛。”

“沙雅!”越野捧着沙雅的脸重重地亲了一口,众人嫌弃地起哄。仙道笑起来,他听到楼梯上的声音,一回头,流川揉着眼睛走下来。

“你醒了?”

“我饿了。”流川脚步有些虚浮,他挨着仙道坐下,瞪着饭桌发了一会儿呆。

“既然醒了就好好吃饭。”沙雅盛了碗汤递过去,流川直接低头下去喝了一口,甚至连手都没抬。仙道眼看着那碗快要倒了,只好伸手过去扶稳。

“要不再睡会儿?”池上试探着问。

“不,我饿。”

“哇,流川还可以用脸吃饭,我一定要记下来!”彦一大喊。

“彦一,你已经不是那个高中生了……”沙雅扶额。

“哈哈哈抱歉,看到流川就觉得好像还是高中一样。”彦一感叹道。

“说起来也是,这家伙看起来真是没什么变化嘛。”越野歪过去碰了一下池上的手臂,两人一起朝这边看过来。

“大概是吃了什么长生不老药吧。”池上淡淡地应和。

仙道偏过头去看他,流川倒是一点没有话题中心的自觉,这点跟以前完全一样。他脑袋一点一点,看起来随时可能栽进碗里,仙道扶住那个岌岌可危的碗,再次叹道:“上去睡会儿。”

“不要。”流川抓住碗瞪了仙道一眼,“明天就要走了。”

仙道被这一眼瞪得有些莫名,明天要走了,所以今天这顿饭一定要吃?流川完全没办法被说服,他勉强吃了一碗饭,冲着沙雅的方向说了味道不错。

饭后流川要赶着回家,于是同路的仙道成了司机先生的第一人选。

“我妈说你之前去问过我?”流川坐在车里,他又围上了那条红围巾,缩了半张脸进去。

“嗯,去外婆家的时候正好碰见阿姨。”

“噢。”流川从兜里掏出一颗化掉的奶糖递过去,“给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不饿?”

“啊……”晚饭仙道确实没怎么吃,不过拿出这颗化掉的糖还是让他觉得有点好笑,“这颗糖又放了多久?”

“不知道。这件衣服好久没穿。”流川深深嗅了一下,翻了一个白眼,仙道在一旁笑。流川斜眼看他,手上捏着糖玩了几遍,才剥了递到他嘴边:“别低血糖把车开沟里。”仙道无奈地咬住那颗糖,纠正道:“不吃饭低血糖的人可不是我吧,一年生。”

一年生。话一出口,两人对视一眼,各自默契地转开笑起来。在流川还是一年生的时候啊……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来着?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时候觉得你会是赖床的人,结果合宿的时候才知道你起很早。”

“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。”流川有些得意。

“是啊。不过你睡相确实不太好。”仙道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“我跟你说过没有,你滚到我这边来,手抓着我的耳朵。”

流川哼了一声,偏头说:“不知道,不记得。”

“喂,你也太狡猾了吧。怪不得花道叫你狐狸。”

“切,那个白痴。”流川显然不认同,扒拉了几下衣服,用力眨着眼睛。

“困的话就睡吧。”

“不要。”流川打开音乐,换来换去都是强尼的歌,听得他越发想睡觉。

“如果我睡着了,叫我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车平稳地滑过几个弯道,老板打电话来问要不要给仙道留房间,仙道看着睡着的流川,最后决定先去旅店拿行李。车停下来,流川勉强睁开左眼,他有些不悦,道:“为什么不叫我。”

仙道举手投降,指着外面:“我先来拿东西,打算等一下叫你。”

“你住这儿?”

“嗯,住了几天,本来也打算今天走。”

“噢。”流川跟着一起下车。雪果然堆了起来,走上去咯吱咯吱地响。老板看着流川,差点摔进雪里。

“老板,你也太激动了吧。”

“你不懂!”老板站在离流川一米远的位置,满脸通红,仙道看他气都快喘不上来了。

“喏,你的流川命。”

“其实……”老板有些不好意思,他干笑了一声,“其实我是女朋友特别喜欢你,还专门给你建了网站,不过她今天不在这里,啊!要是纱由里在就好了!”说到后面语速越来越快,仙道看他快要哭出来了,流川还是一脸冷淡、无聊的表情。

“说点什么?”

“说什么。”流川找了张椅子坐下来发呆。仙道提着东西下来看见老板和他对坐,一个昏昏欲睡,一个嘴里唠唠叨叨就没停过。

“仙道,你明天有什么安排……”

“没有。怎么了?”

“那我今晚不回去了。”流川说。

老板蹦起来打电话,仙道指了指楼上:“那,现在先上去?”

“还有空房间吗?老板。”仙道问。

“有!”

“不用。”

流川和老板异口同声。

“嗯?”

“我和你一起。”流川绕过仙道上楼,仙道听见他打了一长串的呵欠。

“嗯……好吧。”仙道跟了上去。
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4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