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地农

痛苦开荒种地中

© 无地农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仙流】总是被遗忘的约会

“小枫,我记得你今天要出去跟小彰玩的吧?”妈妈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放下筷子,望着流川叹气,“你不会又忘了吧。”


流川昏昏欲睡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,他眨了两下眼睛,是觉得脑海里有那么点印象。好像是上周仙道说要跟他一起出去玩的。


“我忘了。”流川放下碗,偏头发了一会儿呆,吃掉碗里最后一口米饭,站了起来。


“你也差不多一点。”老姐从桌边走过,捏了一把流川的脸颊,“仙道那家伙也太可怜了吧。”


流川冷哼一声,心想到底是谁可怜,也不知道之前是谁总是忘了约会时间。流川再次坐下来,决定再吃一碗饭。


“没有了。”妈妈拍开他的手,催促道,“快点去啦,小彰在等你。”


“不去。”流川说。


“妈妈,难道我们家小枫也会闹别扭了吗?”老姐仰躺在沙发上感叹。妈妈扑哧一声笑出来,说:“谁知道呢?”她起身揉了揉流川的头发,搂着流川晃了两下,笑道:“好啦,该出去玩就去啊,待会儿天黑了说不定还会下雪。”


流川完全不想理会这两人,他起身穿过她们不断冒出来的语音泡泡,回了自己房间。今天下了一天的雨,外面的空气非常凉。仙道那个家伙早上发来照片,说札幌在下雪,照片里只露了他半个傻笑的脸。流川点出照片骂了一句白痴,心想这蠢人肯定又忘了今天他放假了会回家,不过他自己也忘了就是了。但是显然仙道那种惯犯才更应该谴责啊!流川默默拉开衣柜,取了羽绒服和围巾套上,走到门口看见墙上那顶柠檬黄的毛线帽子。那是仙道买给他的,流川考虑了一下还是摘下来扣在头上。也不知道这人回来了没有,流川看了看手机,没有未接来电。倒是三井发来一连串的消息,邀请他的泡温泉,流川冷漠地回了一个不去,被藤真追着说教了半小时。流川白眼一翻,关了手机。


“晚上不回来的话记得打个电话。”妈妈帮着流川理了理帽子,摆弄了几下那个毛线球还是耷拉在左边,“或者跟小彰一起回来。”


“怎么可能啦。”老姐拖长声音道,“人家可是小情侣诶,干嘛回来跟我们一起啊。”


“……”流川觉得耳朵一阵发热,赶紧出了门,还听见妈妈在教训老姐的声音。不过说自己和仙道是小情侣什么的,实在是有点……算了,流川决定不去想。


雨丝斜斜地飘过来,地上、树上都是一层亮晶晶的水膜,路灯一晕开,看起来暖烘烘的,其实是冰冰凉的一片。流川忘了带伞,不过他也不打算回去取。他罩上衣服的大帽子,将拉链拉到最高,下巴往里一收,手插进兜里慢慢地走。


去往仙道出租屋的那条近路终于修好了,现在车又多了起来。车灯在雨里画出一道一道的暖光,流川混在急行的路人中间,慢吞吞地迈步。一只小奶狗被男主人抱在怀里哼哼唧唧地叫,几次试图跳下来踩水,都被搂了回去。流川跟在他们后面,那只狗冲着流川呜呜直叫。流川有些迟疑地伸手摸了一下那只狗的脑袋,那只小狗呜呜叫了两声,终于后脚一蹬,从主人肩头跳了下来。他先是绕着流川的脚跑了两圈,接着就冲进最近的水坑。


“噢弄!”它的主人尖叫着追上去,流川冷着脸给小狗加油,希望它能再跑一会儿。


转过几个路口,离仙道家越来越近,流川摸了一把湿掉的帽子,决定稍稍跑快点过去擦一擦。可惜,仙道家门口只亮着一盏路灯,流川过去弹了一下灯柱,右手中指疼了好久。这白痴果然忘了!流川有些生气。他转身想走,听见不远处有人咳嗽了一声,他看过去,正是仙道,手里提着行李箱正朝他招手。


“哈罗,大学生。”仙道说。


是了是了,就是这种欠扁的声音,永远懒洋洋的,真是烦得要死。流川往后踏了一步,带着满腔的火气冲向仙道。仙道退了两步才接住流川。流川在仙道额头重重地磕了一下,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咬了仙道的嘴唇。仙道倒吸一口凉气,保持后仰的姿势抱住流川,顺着流川的节奏回应这个吻。他还支吾着说了一句:“哇、哇、哇——小枫啊,我的下嘴皮破了。”


“谁管你!”流川抹了一把嘴唇,推开仙道大步往屋里走。


“也太冷酷了吧。”仙道捡起行李箱跟在后面笑。他也不追,只是落在流川身后两臂的距离,问,“小枫是不是想我了?”


流川切了一声,摸出钥匙开门,把仙道关在了门外。仙道整张脸贴在玻璃门上,很快就晕了一块水雾,他屈起手指敲了敲:“哈罗,有人在吗?”流川懒得跟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,开了灯径直往浴室走。仙道摸着鼻子进来,跟在后面自言自语似的说:“看来今天流川同学兴致不高嘛。”


流川脱下衣服,抖了仙道一脸的水。仙道抹一把脸,挤在流川身后去,两人一起照着镜子。仙道搂住流川的腰,整个人歪过去在流川颈间蹭了一下,说:“回来晚了,对不起。”


“谁管你。”流川推了仙道一下,没推开,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。仙道看着流川这样子,轻声笑起来。他抬手拨了一下流川帽子上的毛球,弯着眼睛笑:“你怎么这么可爱。”说着凑过去隔着帽子亲了一下流川的额头,又取下来戴在自己头上,一面扒拉着软掉的头发一面咕哝:“还好头发趴下来了。”


“大白痴。”


“哎,太伤心了,又这样说我。”话虽是这样说,仙道弯腰逼近流川,脸上还是那副笑模样。流川被他挤得贴着镜子,仙道追过去亲了流川的嘴唇两次。声音极响。末了嘶了一声,捏着嘴唇作出一副受伤的表情,朝流川叹道:“枫啊,你刚才咬得真的太大力了。”流川感觉自己有些发热,又觉得仙道这人不是个东西,一掌拍开他伸向自己的手,敷衍地捏了捏仙道的嘴皮,迅速走开了。他装作没听见仙道在后面笑,默默去打开电视。


仙道哼着歌洗了澡出来贴着流川坐下,整个沙发垫都陷了下去。


“喂,你压到我了。”流川试图推开仙道沉重的脑袋,仙道像是完全听不见,盘起腿歪在流川身上,两人一起看了两集小草帽。


快八点时外面飘起小雪,仙道过去拉开窗帘,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,开口问:“今晚小枫要回去吗?”


流川偏头看了他许久,嘟囔了一句骂人的话。仙道低头慢慢笑起来,取出手机给流川妈妈打电话。


“阿姨,小枫跟我在一起,明天我们一起回来。”他这样说。


流川弓着背盘腿坐在沙发上,仙道的声音很清晰的传过来,又暖又干燥。他忍不住看过去,仙道也正看着他,冲他挤了一下眼睛。流川呆着脸转回来,感觉到仙道走了过来。仙道在沙发后面,伸手揽住他往后一带。这人胡子没刮干净,流川想,要不然不会蹭地脸痛。仙道的声音就在耳边放大,流川听他说:“嗯,小枫就在我身边,您跟他说。”


“妈妈。”流川靠在仙道肩头,简短地跟妈妈说了几句话,忽略掉老姐的调笑,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。


“现在就困了?”听那声音还有些遗憾。流川揉着眼睛点头,迷迷糊糊去洗漱了一番。出来之后清醒了一点,看着仙道躺在沙发上翻杂志,自己去了卧室。等了一会儿不见仙道来,又出来叫仙道,但是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叫了一声——


“仙道。”因为有些困了,鼻音更是明显,流川揉了揉鼻子,避开仙道的眼睛。仙道眼睛一弯,放下杂志走过来,捧着流川的脸摇了摇头:“我们小枫怎么还是会害羞啊。”


流川最听不得这样话,他恨不得立刻一个过肩摔把仙道摔闭嘴,以及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得比仙道高啊!仙道看着流川红透的耳根,推着他往里走,一面说着: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。”可是还是一直在笑。


流川钻进被窝面朝墙躺下来,卷走了全部的被子。仙道从被角掀开一个口子爬进去抱着流川,他竟然还在笑。流川抬起手肘打了仙道一下,仙道捂着肋骨讨饶,勉强掰过流川的肩膀极轻地吻了他的嘴唇,正想吻第二下,流川用力一推,把仙道翻了一个面。


“喂……”仙道无奈地讨饶。


流川才不管他,先是抬脚蹬着仙道的屁股踩了两下,最后发现还是腿弯最暖和,一双脚窝在仙道的腿弯,吐槽他:“仙道你的小腿好硬。”


仙道笑着没说话,反手握住流川的脚踝。流川挣了两次没有挣脱出来,便由他去了。隔了一会儿,仙道突然起来了。被窝空了一块,好冷。


“喂!去哪儿?”


“哪儿也不去。”仙道取了一双袜子回来,抬起流川的脚给他套上。


流川看着他,闷回被子里说:“丑死了。”鬼知道为什么他每次看到仙道的袜子都要想东想西?明明看着仙道的平角裤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啊。流川知道自己一定又被仙道那家伙看穿了,因为他又在笑。穿好袜子的脚被塞回被子,仙道也跟过来,紧紧抱着流川。他往下拽了一点被子,让流川露出嘴边和鼻子。


贴在仙道的胸口的后背有些过于热了,流川想动一下。


“喂,仙道。”


仙道没有回答。流川想了想觉得这样也不错,就在他在厚重的暖意中快要睡着的时候,仙道松开了一点,流川动了动。他听见隔着被子传来仙道闷闷的声音。


他说,札幌下雪了,想跟你一起看。




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6 )